正文 - 张晓东文章之——16:9
 
张晓东文章之——16:9
[中机质协]    2012-1-6

    第一次接触16:9还是上世纪90年代初,据说这种电视符合人类眼睛的排列位置,代表着国际上的流行趋势,容不得多想,将这台当时国内还很少见的16:9的28吋彩电搬回了家中。新鲜劲过去后,问题渐渐暴露出来。由于国内的电视信号都是4:3的,尽管电视设置了多种模式,什么字幕显示、放大、调整放大……,但终究以变形为代价。风景也就算了,要是看人物就麻烦了。画面中的人都会被横向拉伸,即便是巴黎时装展上身材绝对高挑的国际名模也会变得“壮实”起来。看电视剧时,不熟悉的演员暂且认为他(她)本来就胖,而熟悉的演员,对他们(她们)突然间的“肥满”便无法接受了。后来,索性将画面设置成4:3,其结果是将28吋彩电变为25吋,一段时间后,屏幕上竟然还留下了两条隐约可见的令人心烦的竖线,并为显示屏尺寸的“缩水”感到无奈。
    跨入新世纪了,无论是曾经的等离子彩电还是目前占主流地位的液晶电视,16:9的比例似乎成为不言而喻的选择。难道画面的比例比显示屏中图形的保真还重要吗?难道对流行的追求会导致人们无视真实的需求吗?寒冬冰天雪地中穿着裙子的“冻人”的女性是对美丽的追求,而我们宁愿看着变形的画面也要用着16:9的比例,这也算是对美丽的追求吗?难道这满足了人们对附庸风雅的需求吗?为什么没有厂家生产大尺寸的4:3的彩电呢?难道生产出来真的就卖不出去吗?难道大家宁愿忍受电视屏幕中变形的现实却共同期待着电视台遥遥无期的16:9的信号吗?
    转念想,我们现在很多企业在追求管理现代化的过程中不也做着不少同样的事吗?一些时髦的概念、新潮的管理方法不断在我们的企业里像流行性感冒似的传播着,对企业管理的有效性和效率到底有多少提升却没有被重视。
    当年从日本引入全面质量管理时,我国企业大都围绕日本质量管理的六大特点展开的,而日本质量管理的领军人物之一的石川馨先生早已明确指出过,那六大特点是日本质量管理与欧美质量管理的区别,而欧美和日本质量管理相同的部分自然就不会作为特点提及。如果发展中国家的质量管理与日本和欧美的相比,主要的区别又在何处呢?也许是检验试验方案的设计、过程波动的分析和控制、产品特性值的确定和改进、工装夹具的制作和调整、工艺参数的设置和优化、新概念产品的开发和试销等等,也许这些内容成了基本的区别。进一步推论,难道当初我们学习日本质量管理的内容产生了系统偏差?!难道还有大量对我们的企业更重要的质量管理内容还没有被我们的企业重视?!难道……?不敢想下去了,不觉背上出了一身冷汗。
    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工业化进程还是人们生活都会受到发达国家的影响,准确地说,不管是否愿意,客观上都对发展中国家起着“引领和示范”作用。这个过程中,难免导致发展中国家的人们产生一种“集体无意识”,认为发达国家的什么都是对的。有时,甚至连最基本的感觉都出了偏差。当初,美国的一些快餐店进入中国,人们趋之若鹜,兴奋地涌入且大快朵颐。我们这些拥有灿烂饮食文化的国民,这些用十分挑剔的口味逼出了八大菜系的国民,突然间连味觉这一人类最基本的感觉都像吃了重庆的老麻抄手一般,瞬间麻木了。同样,变了形的电视图像也继续国民们“正常地”观赏着。继而,没有效果或效果不佳的管理方法也还照样流行着,被人们激动地评论着、讲解着。
    时尚是一种集体无意识,那么,那些坐在星巴克喝着蓝山咖啡用中英文混杂的语言进行交谈的人们;那些拎着的LV、GUCCI的手包其中装了本春上春树小说的“白骨精”们,就成了集体无意识的典范。反之,钻进车进不去的小巷围挤在喧闹的陋室中用味觉和口感忠诚于江湖菜的弟兄们;那些穿着片儿鞋拿着芭蕉扇身穿老头衫的北京“爷们儿”,真应该算是追求真实的英雄了。
    家中那台看了十几年的16:9的彩电估计眼看就要被列入淘汰清单了,在它寿终正寝之时也未等来16:9的信号。管理方法能否作为时尚去追求,那些在发达国家流行后不管实际上能有多少效果就接着流行在我国企业的管理方法不知还会流行多少年。
 
    注:张晓东是我国著名质量管理专家,是《卓越绩效评价准则》国家标准起草人之一。从今天起转载他的一系列文章,这些文章是他本人发给我的电子版,因此不存在版权问题。——姚浦

 
关闭